警方回应两地警察冲突:执勤时发生纠纷 正在沟通


△ 当地时间3月25日,澳大利亚墨尔本街头,送货员戴着口罩疾驰而过。

在曼谷的两周时间里,全球疫情变化很快。当国内的每日新增降为个位数时,意大利、韩国、伊朗成为了新的重灾区。当地时间3月3日,一名在迪拜停留后返澳的中国留学生确诊。随后,陆续有从意、韩、美、英等国返澳的公民确诊。留学圈中开始议论:现在的澳大利亚还安全吗?

《中央日报》26日称,据韩国警方当天透露,已于本月13日和19日对3家虚拟货币交易所和虚拟货币委托交易公司Bestcoin进行突击搜查,收集“N号房”会员给赵周斌支付虚拟币的相关资料。报道称,赵周斌利用即时通信软件传播和销售儿童色情视频,其犯罪所得估计达到数十亿韩元。

3月20日,墨尔本大学新学期第三周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第一次踏入了校园上课。这是我这学期第一次进学校,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从下周开始,墨尔本大学所有课程将转为网课教学。学校已经下发邮件通知学生下周起不要来学校,在家做好自我防护。事实上,很多同学早已不来学校上课了,校园内显得很冷清。

腊月二十八,几番纠结过后,我取消了原定元宵节与朋友外出旅行的计划;腊月二十九,取消了安排在本地的同学聚会;进入正月后,每天起床关心的,只有疫情……

中国留学生作为在澳留学生中占比最大群体,因为这场疫情,受到了不小冲击。

△ 当地时间3月26日,澳大利亚墨尔本,空荡荡的维多利亚女王市场。

△ 当地时间3月25日,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名清洁小组成员在消毒电车站台栏杆。墨尔本市议会发起了一场清理突击行动,以帮助遏制新冠肺炎的传播。

与大多数学校已开学的美国不同,那时澳大利亚的学校开学在即,本是留学生的返程高峰。而澳大利亚政府在离开中国后到第三国停留十四天之后是否可以入境这一问题上一直没有明确答复。一部分临签持有者等不及政府正式回复,自行前往第三国停留。对中国施行免签或落地签的泰国、马来西亚、阿联酋、柬埔寨等地成了热门选择。而我则选择暂时留在国内观望事态发展,毕竟当时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

今年2月1日,澳大利亚宣布14天内过境中国内地的非澳籍公民不得进入澳大利亚。许多春节期间回国过年的中国留学生不得不到其他国家中转14天再返回澳大利亚上学。在墨尔本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的柯伟林便是“曲线回澳”群体中的一员。